傻晴_咸鱼中

请点开,仔细阅读嗷❤

晋江名_陌路花

微博名_清風無言_陌路花

《本丸里的祖奶奶》晋江,微博首发,lofter隔天搬运~( ̄▽ ̄~)~

《本丸里的祖奶奶》晋江名为《[刀剑乱舞]你有一份心灵鸡汤请签收》

欢迎勾搭ヽ(゚∀゚)ノ!如果不建议QQ躺列的话

关于本丸的祖奶奶

没想到祖奶奶的事情会这样,总而言之……感谢提建议的妹子。

我会去好好想想祖奶奶的人设问题……

嗯。

然后,就是想说一句……并不是所有人写文都是为了火,我只是堆积一些沙雕脑洞而已。

要是觉得我杠精那就一直把我当做杠精好了,我不是玻璃心……所以骂我完全odk。

要是觉得我就是在辩解,也完全odk。

祖奶奶的文暂时就先撂下了,我会去尽快修正所有的bug。

最后,感谢所有看过,支持过,给祖奶奶的文提过建议的小天使们,给你们一个么么哒|。・㉨・)っ♡ 

以下就是我打广告的时间啦~( ̄▽ ̄~)~

————分割线么么啾————————

下半年大概会陆续开始更新自己的原创文

『世界的理想乡_妄想鲸』
分为『安丽娜家族的日常』,『安家的小日子』,『今日份的冷笑话』和『妄想鲸的世界』四部分。

讲的就是自家崽子们的故事啦~( ̄▽ ̄~)~

属于甜腻腻的,傻fufu的,撒狗粮,堆积沙雕脑洞的治愈文(//∇//)

希望能有人喜欢崽子们的故事吧~( ̄▽ ̄~)~

『安丽娜家族的日常』远古时期曾经发过一篇,大概能翻到吧。

关于本丸的祖奶奶的问题

问题一〖本丸究竟是不是暗堕本丸〗

本丸算是暗堕本丸,因为大家都是各个暗堕本丸幸存者,被这个本丸收留的。

问题二〖本丸的刀剑是同一个本丸出来的吗〗

都不是!!顶多就是有几把刀是一个本丸出来的,大家来自四面八方的暗堕本丸。

问题三〖白昭是好婶婶还是坏婶婶〗

白昭的话,是个好孩子,但是缺乏安全感,不然她也不会一直在锻刀。

问题四〖如何判断本丸刀刀是不是暗堕状态〗

文中如果写着猩红或者xx色变成红色,那就是暗堕状态啦!~( ̄▽ ̄~)~

问题五〖祖奶奶有多高〗

祖奶奶一米三多……但是!!平时看起来是一米四多!
因为祖奶奶穿的是十厘米的增高鞋(超小声bb)

问题六〖本丸刀刀和白昭的安全问题〗

两方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但是!刀刀属于上位者,他们有自保能力,白昭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白昭才想要锻自己的刀来保护自己。

但是一旦白昭锻刀,刀刀们就会感觉自己会被抛弃,所以每次白昭的刀锻出来,他们就会毁了这把刀。

今剑的说的话就是那个他们认为的平衡点能保持的唯一方法毁了锻刀室。

问题七〖祖奶奶真的是涉世未深的小萝莉吗〗

当然……不是啦!祖奶奶毕竟是睡了至少三千六百年,2025年的世界对祖奶奶是很新奇的,所以才看起来是那个样子。
可以说,祖奶奶之所以说骨喰和鲶尾是女孩子也是因为是在用三千六百年前的审美去看。
祖奶奶粘着白昭是因为前三任主人都没有看得见她的。
就像文里我说的,一切对祖奶奶都是新的尝试。

未完待续ing……问题会持续补充,欢迎提问。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祖奶奶

晋江有∠( ᐛ 」∠)_微博也有咯~( ̄▽ ̄~)~(点下面的链接应该就可以了)

http://weibo.com/u/6619469597(评论区嗷)

Chapter.2〖万叶樱〗

白昭站了起来才发现轩辕夏禹和自己身高差了多少……

才到自己的肩膀,感觉和带着一个女儿似的……

“主人~主人~主人~”

“什么事啊……轩辕……额,小夏?”

“没什么事,吾辈只是想叫主人而已~”

轩辕夏禹从来没有和自己的主人离的这么近过,主人可以看见自己,自己也能碰到主人。

一切都是新的尝试。

不到四分钟,白昭觉得轩辕夏禹这把剑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刚刚她一直认为轩辕夏禹会是一把像神明一样高高在上,严肃的剑,结果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小天使啊!

声音甜甜地叫她主人,离开今剑后就一直抱着她的手臂不撒手。

白昭觉得可能要变成萝 莉控了(危险发言)。

“主人主人~那个是什么啊!”

顺着轩辕夏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是本丸的万叶樱……每个本丸都会有的万叶樱会在审神者的灵力下开花,但是这个本丸的万叶樱不会开花的……因为这个本丸的刀和主人都是被人抛下的产物。

七零八散怎么会开花啊。

“是万叶樱哦,最为繁荣之时就是它开花之日。”

“主人可以到近处去看看吗?”

白昭看了看轩辕夏禹期盼的目光后,又望了望万叶樱的方向,那里应该没有刀。

“只能看一小会哦。”

“好~”

现在的万叶樱只有一个光秃秃的枝干,枝干粗壮的很就是了,轩辕夏禹抓着离自己最近的一根细枝干,几下便翻到了主干上面。

在确认过后,兴奋的朝着下面担心自己的白昭挥了挥手。

“主人!主人!吾辈有发现花苞哎!粉红色的!超级漂亮!”

就像个新生的小孩子一样。

委屈她了,居然被自己召唤来了这种地方。

“好啦,下来吧!小夏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主人要去哪里啊?可不可以加我和兄弟一个呢?”

白昭准备抬起的手臂顿在了半空,系着红色头绳的黑色长发付丧神,一手拉着另一位白发的付丧神,一手举起朝着白昭打招呼,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

紫瞳子一瞬间化为猩红色。

——不同意的话,我不建议现在就和兄弟碎了这把新来的刀哦。

鲶尾和骨喰来自一位对新刀过分偏执的审神者的本丸,为了新刀那位审神者不惜碎掉那些扶持他成长的刀剑。

这样的偏执,让鲶尾和骨喰极为讨厌新的刀剑,出于曾经的担惊受怕,惶恐的不安,害怕会又一次失去同伴。

那样子,干脆在未产生情谊前就毁掉新刀好了。

“主人~主人~”

从万叶樱上下来的轩辕夏禹第一时间就扑倒了白昭的怀里,自然是没有看见白昭对面的鲶尾和骨喰两人。

“……”

“这位就是新来的付丧神吗?”

鲶尾蹦蹦哒哒的走了过去,微微弯下腰低头看向这个在白昭怀里的新付丧神。

意外的小了一点呀。

轩辕夏禹有些懵,什么时候来的人?看着鲶尾和骨喰的衣装,不禁感叹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审美吗?

还是主人好看点。

“你好,我是鲶尾藤四郎!以后请多多指教咯——!”

鲶尾最后的语气带着一点隐晦的调子。

“这位是我兄弟,他叫骨喰藤四郎,兄弟他不爱说话,就由我来介绍啦!”

“……嗯。”

“吾辈名为轩辕夏禹,以后请多指教。”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轩辕夏禹十分自然地又挽起了白昭的手臂。

“毕竟是要到午饭的时间了,主人就带着新人去食堂好了,趁着中午的时候和大家介绍一下新人也好呢!你说对吧,兄弟!”

“嗯。”

“主人~食堂是什么?”

“嗯……吃饭的地方!”

白昭还未开口就被鲶尾抢了台词,说起来就算是他们这些沉睡了上百年的刀剑也知道食堂是什么,但是为什么眼前这个穿着违和感十足的付丧神却连食堂都不清楚呢?

还有就是刚刚看见万叶樱时的那种吃惊感,简直就像是看见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一样。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祖奶奶

晋江同步更新~( ̄▽ ̄~)~

苏苏苏,不喜勿看,谢谢合作(*°∀°)=3

轩辕夏禹剑的资料,自行查百度好啦~

晋江那边名字叫做《〖刀剑乱舞〗你有一份心灵鸡汤请签收》如果实在等不急搬运的小可爱可以上晋江上去查,查不到的话可以搜索我的晋江名“陌路花”在坐着专栏那里能看见哟~( ̄▽ ̄~)~

chapter.1〖圣道之剑_轩辕夏禹〗

初春,天气不算太过分。

一些些嫩绿正在无声中,悄然地点缀着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你都能看见——春的,盎然的绿意。

本丸无人留意的角落,一株风信子悄然绽放。

“5... ...4... ...3...2... ...1...”

锻刀室——她有多久没来过这里了?

终是忆不起来了。

印象中,应该会有一股甜腻腻的花香,伴着花香的铺天盖地的樱花瓣,那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但是现在...希望没有了。

自作自受罢了。

她轻叹了一口气,准备接受这个无情的现实。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了正在飘落的风信子。

“这是... ...”

她似是吃惊般的眨了眨眼睛,伴着铃铛的声音,缓缓传入她的耳畔。

是从没有听过的付丧神的声音。

“吾名...轩辕夏禹剑...?今后请多指教...主人。”

轩辕夏禹不知道自己究竟沉睡了多久,也许是一两天?还是几千年?

为剑身之时,她无法感知是否有时间流过,曾经唤醒她的主人,无一人能看见她的身,他们注视的只是自己的剑身。

她也觉得无趣的很。

现在能肯定的是,既然自己已经复苏,那就意味着她被人找到,并且拥有着。她的新主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像那铃声般清脆的嗓音,使人听后不自觉的安静下来。

再过浮躁的生灵也会得到安抚吧?

她跪坐在地上,只能看见那付丧神长裙的下摆,听到那铃铛声,以及这位付丧神自带的一小圈光。

“你好... ...那个,我是白昭,那个...我是你的,你的新主人,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白昭抬头打量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新付丧神,那双金色的眸子不明觉厉地盯着白昭一点也不在乎任凭她打量,倒是嘴角一直翘着一个小小的弧度。

这个主人能看见她。

就像是真正的神明一样,白昭在心里感叹。

“你...嗯,那个......你不是本国的刀剑?”

白昭总觉得这个新来的付丧神有些地方充满了违和感,倒不是说在她自己身上的违和感,而是与过去时代的违和感,毕竟过去的时代无论是哪里都没有轩辕夏禹身着的这种衣裙,尽管和他们的和服有那么一丝丝的相似感,但又不像。

而且,哪有付丧神想轩辕夏禹这样子身旁自带一小圈光芒的啊!

光环吗!?

那么多方筛选过后,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轩辕夏禹来自邻国!并非本国的刀剑。

“吾辈,不是在...商朝吗?”

轩辕夏禹记得她上一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称呼那个时代为商朝。

自己也着实吓了一跳,这次的主人居然是异国人吗?

“这里是日本...并不是你说的商朝。”

轩辕夏禹的话虽然让白昭尴尬不已,但也是却是自己猜测的最佳佐证。

不过...为什么!!语言沟通完全没问题!?啊!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主公大人果然在这里啊,今剑找到主公大人了!”

樟子门在白昭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拉开,门外人的声音即使是现在这种背对的情况下也不会认错——今剑。

“哎呀呀,主公大人真是不好呢,又来这个地方了啊。还是不死心的想要锻刀吗?”

今剑扑了过来,从白昭的背后紧紧地圈起她的身体,语气有些撒娇的意味呢。

“干脆啊,还是请巴形殿下和长谷部殿下把这个锻刀室毁掉好了~但是他们呀,要是不同意就麻烦了呢... ...你说对不对啊,主公大人~”

今剑的声音此时此刻冷冰冰的,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白昭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些许的虚汗流下。

“啊,那个...还请汝放开吾辈的主人为好呢。”

莫名其妙。

今剑盯着自己松开束缚着审神者的手臂直愣愣地发呆。

“汝是何人?”

那声音再度传来的时候,今剑才看见这位某种名以上被自己忽视了很久的付丧神。

政府最近没有发出新刀的消息呀。

“他,他是今剑... ...我带你去看看本丸吧。”

白昭现在只想带着轩辕夏禹赶紧离开锻刀室这个是非之地。

现在只有今剑一个,白昭觉得拼一拼还是可以摆脱的开的,但是... ...一旦那些被通知赶来的付丧神要是真的到了这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可是一点也不想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刀被扔进刀解池,自己却无能为力。

“...好的~”

轩辕夏禹的手从宽大的袖口伸出,慢慢地牵住了白昭的手。

“... ...”

今剑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有问题了,不然为什么在与那把新刀直视的时候会产生没来由的敬畏感,以及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恐惧?

好歹也是一把满级的暗堕付丧神啊!!加成呢!?这样子,说出去很丢他们暗堕付丧神的面子好伐!?

这件事我能吹一年!ヽ(゚∀゚)ノ!

辣鸡婶婶,看看你的舍友_chapter.2

。漫画日常线,文章剧情线

。你第三人称默认为〖白昭言〗

。温馨提示,此章大量ooc,提前避雷快乐你我他



Chapter.2〖吃什么药,起来嗨〗

“咳咳……尽然如此,那么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白昭言觉得黑暗本丸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也许这其中参杂着的是其他问题。

挂名黑暗本丸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只是概率太低。

没人愿意让自己幸苦构建起来的本丸挂上这样一个并
不算好的名声。

“我是压切长谷部,以后请多指教了,主公大人!”

“请……咳咳,请多指教。”

“我是烛台切光忠,请多指教,主人。”

“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二位可以帮忙吗?”

白昭言其实有些后悔说出这句话的,毕竟有那么一刹那,她也是忘了压切长谷部那可怕的主厨力。

所以……

“主公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压切长谷部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如何替换审神者的灵力?到现在狐之助也没出现,我也是无奈……咳咳……”

白昭言想了想又说道。

“当然……我觉得咳咳……你们应该先和其他刀剑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好没做好准备,我不建议在等上一段时间。”

“毕竟,审神者的身体如果出现问题影响灵力……也会对你们产生影响的吧。”

说着,白昭言为了让长谷部和光忠相信自己确实生了病顺便晃了晃从口袋里拿出的药盒。

“……主公大人,请您先回房间休息,我们会想办法治好您的!”

“没……不用……”

这是白昭言在被推出去之前最后一句还没说完的话。

“说起来,长谷部是不是忘了……灵力替换之前,新任审神者是没有办法回到审神者的部屋的……”

白昭言躲在墙角,无聊的开始玩头发。

“格拉——”

看着长谷部面色沉重的从厨房走了出来,似乎实是要去找谁一样。白昭言决定在身后跟着,为了防止自己被误会成变 态 ,顺便用灵力隐身闭气。

“药研阁下,事情是这样的……”

全程跟在长谷部身后的白昭言自然数是直接跟着进了药研藤四郎的医务室……准确来说应该是实验室。

“大将应该是感冒了吧,我这里有新研制出来的药……不过处于实验阶段,不确定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白昭言就默默的在后面看着药研藤四郎手里那瓶不明物体,搓了搓手心感觉背后一凉,也不知道是药研藤四郎手里的药带来的恐惧还是……

“哎呀……感觉本丸混进来什么东西了呢。”

笑面青江。

“也许吧,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主公大人的病啊!”

白昭言咽了咽口水,长谷部你该不会真想让你未来的主人喝了这瓶药吧!!!?

靠!!

“哎呀……混进来的东西跑了呢。”

笑面青江眯了眯金色的瞳子,盯着白昭言跑走的方向看了看,意味深长。

“咳,青江阁下又有何事?”

药研藤四郎扶了扶眼镜,将药品交给了压切长谷部。

“我吗?没什么事啊,只是看见了些东西过来看看而已。总的来说,是个很不错的发现。”

……

辣鸡婶婶,看看你的舍友_chapter.1

。漫画日常线,文章剧情线

。你第三人称自动变为『白昭言』




Chapter.1〖论你继承的那个本丸根本就不是黑暗本丸〗

白昭言在接到时之政府的通知的时候,其实是有那么一丝丝蛋疼的,但是鉴于她是个女的,所以她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疼。

本来在奇迹大陆当着救世主的白昭言就这样在下一秒变成了一位要继承黑暗本丸的审神者。

说的好听些是继承,说白话就是去替一位陌生人擦屁股,而且这个陌生人比你厉害比你有钱,你还必须帮人家还不能瞎比比。

不爽——非常的不爽。

要知道付丧神少说也是活了上百年的东西幻化出来的,对于任何事情都能看淡而谈,更何况这些刀子精呢?有的甚至都是对立局面却还能相安无事的相处,怎么可能轻易说黑了就黑了?

这尼玛肯定是做了谁都救不了的事了,不然怎么可能黑了啊!!

而且,这个审神者是傻吗?!干嘛不把黑刀子直接刀解啊!非要别人擦你屁股吗?

当天夜里,白昭言就做了一场噩梦,然后浑浑噩噩的感冒了。

本以为能就此逃离被打包到黑暗本丸的白昭言,在看见自己被十分人性化的工作人员自己传送到本丸门前的时候,内心有一百个妈卖批要骂出来。

“里面有人吗?”

白昭言觉得还是要走一走流程的。

至少这里看起来并没有传说中的黑暗本丸那么可怕寸草不生,乌鸦没事干乱格愣嗓子,本丸整个就一地狱的感觉。

“……”

鸟都不搭理她,终于发现了属于黑暗本丸的特点了,白昭言带着一丝欣慰。

“抱歉,打扰了。”

白昭言推开了本丸的大门,门应该是新的,推动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声音,她的目标是厨房厨房应该有水,她现在需要把感冒药吃了。

一般黑暗本丸的厨房都是荒废的,比审神者的屋子还有刀匠待着的锻刀室都安全,不然很有可能在病还没好的情况下被某把刀一言不合抹了脖子。

本丸比白昭言想的要好的多,万叶樱开的茂盛的很,在万叶樱下方不少刀坐在那里……

赏樱?

白昭言这样猜想着。

大概是没人通知他们新上任的审神者今天会来所以吧。

从远处看,就和正常刀剑一点区别也没有啊……而且,这里不论怎么说都像是一个正常本丸啊……装也没有装的这么想的。

也许是传错了地方,白昭言这么想着。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咳咳……”

顺利到达了厨房,只有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

眼神正常无误,嘴角带着微笑,是两把好刀。

“那个……咳咳……请问能借点水吗?如果可以,顺便请示一下你们的审神者,我的无意闯入。”

“我们的主公已经卸职了,听政府的人说新的主公大人要今天才能到……”

……

我擦……???

白昭言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告诉自己都是巧合。

“听说新的主公大人身体不太好,我压切长谷部一定会尽职尽责的照顾!”

“那么……你们不会讨厌你们新来的主公大人吗?”

“为什么会讨厌主公大人!?在我们眼里主公大人是最权威英勇的存在!”

“因为她……咳咳……没有上一个主人做得好,她只是一个笨手笨脚的新人。”

“虽然这么说一点也不帅气,不过……是主人为什么会被讨厌?主人既然只是一个新人,那么身为主人的刀剑的我们,自然是进行辅助,没有谁天生就会是完美的。”

“但是……你们并不是她……亲手召唤出来的,为什么要这……”

“抱歉小姐,希望你不要在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我们身为刀剑,主公大人赋予了我们身形,让我们得以用人类的身体存在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恩赐。而且……”

“因为主人的灵力不同,一旦我们输入了新的主人的灵力,那么与上一位主人的灵力的切断会打走我们属于上一位主人的记忆。”

“喂!烛台切说这么多做什么?!”

白昭言觉得,自己大概做错了什么……比如说,从一开始对黑暗本丸的刀剑保持的那种恶性印象?甚至是想过要不要把他们全部碎掉……

“还没明白吗?长谷部,主人就在我们面前呀。”

……

所以说,她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历史写短文,真恶心人。

🙂🙂

我就问你想做什么qaq

【刀剑乱舞乙女向】关于我那个沙雕脑洞

。就是一个沙雕脑洞|・ω・`)

。沙雕脑洞来源于QQ里一位好友转发的,那个关于妹子22个哥哥的事情|・ω・`)

。不喜勿喷,谢谢|・ω・`)

。苏玛丽一波|・ω・`)

。就一爽文|・ω・`)

↓↓↓↓

我叫小生。

没错,我就是前几天被班里一个熊爆炸的男生剪头发,然后跑到隔壁班找哥哥,结果带着哥哥回来就看见那个熊孩子正被我在本班的哥哥满操场追,然后被我大哥看见,就去告诉了我二哥,然后我二哥特别爱搞事,就告诉了我四哥。

然后那个熊孩子就再也没敢走进我身边10米的的当事人。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

就是10天前那个早上,我还像往日那样上学。

那个熊孩子,又在欺负别的女孩子惹,我看不过去就走过去劝了一下他,然后没劝动他,我就把老师叫来了。

然后这熊孩子当然是被老师煲鸡汤了呗!

结果呢,我根本没想到那熊孩子居然会报复我啊!!那时是中午午睡的时间吧。

别的小朋友都出去玩了,但是我留在班里睡觉。

为什么要睡觉?唔……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从小开始我的精神力就一直这样,到中午就非常缺乏,甚至是感觉自己能透过我哥哥他们看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刀剑。如果我中午不睡的话,晚上就会做可怕的恶梦的。

啊……偏题了。

然后,我就在睡觉。一般我睡觉的话属于是进入深度休眠,所以……我就没感觉到那个熊孩子剪了我的头发!!那可是乱哥好不容易编出来的,就被他一下子全剪了!

等我醒了之后,我看见我桌子上的头发的时候,我就懵了。

然后,从乱哥笔带里找到了一个镜子,我就发现我我我的头发被那个熊孩子剪的十分狗啃泥。

宝宝感觉自己,超级委屈.jpg

现在的熊孩子报复能力都这么强的吗?.jpg

于是乎,二话没说我就拿着我的头发的尸体,跑去了隔壁。

要知道,清光哥哥他最喜欢我的头发了,所以找他才能帮我出气。

至于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个哥哥……?啊,我也不太清楚。

哈哈哈,人老了嘛,很多事记得都不太清楚了啊?

反正在我领着清光哥哥回班的时候,我顺着窗户就看见乱哥和药研哥正在追着那个熊孩子跑,而且今剑哥哥踩着他那个五厘米高的木屐追那个熊孩子一脸轻松,我都是羡慕的。

你要知道,我有的时候自己穿平底鞋都能平地摔,更别提高跟鞋了。

所以说,到最后我和清光哥哥欣赏了将近半个分钟的“拉锯战”,然后看着那个熊孩子被一旁的小狐哥哥给抓住。

没办法,全校目前还没有能跑过我哥的存在,所以说只能算是熊孩子自己倒霉。

“哟,二哥~是不是你把这件事告诉给小狐哥哥的呢?”

我看见远处那团幸灾乐祸的白色物体,我就知道为什么身在大学部教师组的小狐哥哥是怎么过来得了。

“说起来,二哥你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从大学部跑过来真的没问题吗?”

“人生吗,就是需要多一点惊吓的呀~”

……

想看后续吗?
















你觉得还有吗











不好意思,没了ヽ(  ̄д ̄;)

至于这个沙雕脑洞到底有没有后续呢?那是不一定的hhh

反正就是一爽文。

搞事

如果我这次挖地挖出了毛利,我就开车。

无下限的开车

|・ω・`)

管你短刀还是枪,都开。

『当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挖到毛利。所以'开车不存在的哈。』